主页 > 新闻中心 >

港台杂谈:两岸三地“地铁禁食”争议 关键还在素质

来源: 整理: -1时间: 2017-12-07

  市场危机涌现 橱柜企业发展迎新考强化自身实力 橱柜十大品牌稳居“王者之座”,台湾“立法委员”李昆泽说,台北捷运路线小时左右,若老人、小孩口渴,病人想吃药都不能喝水,真的很折磨人。

  根据《香港铁路附例》,乘客不得在已付车费区域内进食或企图进食任何食物、饮用或企图饮用任何饮品(不论是酒精类或非酒精类饮品),违者罚款2000港元(约合人民币1602元)。

  在大陆,已开通地铁等轨道交通的城市一般都会制订“轨道交通管理条例(或办法)”及配套的“乘客守则”,有媒体分析,两者区别非常明显,管理条例是具有一定法律效力的规定,执行的刚性约束力较强,而乘客守则相当于一种倡导性文件,对乘客行为进行劝导规范。

  台北捷运又进一步对此法条作出解释,指出“禁止饮食区”范围系以各车站闸门前的黄色标线为界,黄色标线以内为禁止饮食区,旅客进入本区内一律禁止饮食;黄色标线区以外,旅客则可自由饮食,但不得任意抛弃垃圾。

  台湾媒体也有报道,一名70多岁的阿伯在艳阳下从台湾新北市永和顶溪站搭捷运到淡水站,因口渴想喝水,但不敢喝,忍到走出淡水站才喝,大叹:“快渴死了。”

  中新网8月9日电(温雅琼)地铁运量大、速度快、不堵车,是都市人重要的出行工具,两岸三地都如此,尤其在早晚高峰期,更是许多上班族、学生族的首选,也因此,这个封闭的公共空间常逼仄至“前胸贴后背”,人与人之间的“安全界限”被打破,便有了许多矛盾,其中一个知名的争议就是“在地铁上吃东西”。

  香港知名传媒人梁文道也曾发文说,见过不少人在车厢里公然饮食,往往是一些膝上放着公文包的白领,“他们姿态佝偻,十分疲惫,匆匆忙忙啃食一块用塑胶袋袋好的面包。如果是早上,我能想象他根本来不及吃早餐,急着出门以免误了上班的时间;如果是傍晚,我能感到他耗尽了精力,在叹一口气的间缝里疗养肠胃。”

  日本观光局网站刊文,专门回答“乘坐列车时,应如何解决民生需求之饮食”问题,表示可将食品携入车内,但也提醒,气味强烈的食品会给周围乘客带来影响,因需特别留意,此外,当近距离乘车时,基于礼貌应尽量避免于车内进食。

  和让不让座一样,地铁饮食是道德问题,不宜用法律强制,日本的例子表明,即便无法律与规范,日本地铁车厢环境也能媲美港台地铁,关键在于乘车人的“自觉”:自觉个人行为不应妨碍他人。唯有自觉,才懂不应吃气味浓烈的肉包子、才懂吃完东西不乱扔垃圾、也不会把尖利的糖葫芦签子拿进车厢。

  台湾中天新闻曾报道,有两位阿嬷带着孙子孙女,搭捷运要到动物园玩,沿途转车花了一个小时,天气炎热,但站内不能喝水,阿嬷说,真的是小的虚脱、老的差点中暑。图为中天新闻画面

  光明网也表达类似观点,称如果不影响其他人,市民不能在公共场所饮食么?文章说,除了广受吐槽的“韭菜饼”、“肉包子”等,很多在地铁上吃饭的上班族都谈不上影响地铁安全、影响其他乘客,在法律上,他们的个人权利应该和公共秩序获得同样的保护。

  台湾《中国时报》今年6月报道,铁道迷李先生回忆他首次搭日本地铁,带着三明治上车,车厢明亮与清洁度类似台北捷运,他以为车厢内禁止饮食,不敢打开三明治,直到朋友告知,才晓得可以吃东西,感叹该国国民素养。

  一些媒体则关注起法律和道德的问题。《羊城晚报》2014年5月刊登署名毛建国的评论说,在地铁上吃食物,属于文明范畴,更应该通过道德力量来调节。

  台北捷运也指出,若开放旅客于车站内或列车上饮水,一旦不慎打翻、泼洒,又未能及时通知站务人员处理,恐造成其他旅客滑倒受伤。

  大连、武汉、郑州、南京等都在其“轨道交通管理条例”中,写入“禁止进食”或“禁止饮食”,违者可处几十至几百元的罚款。

  如武汉、郑州、南京等实行地铁禁食令的城市,都将“公共场所容貌和环境卫生”作为理由。

  报道说,不少乘客反映,早上繁忙时间常见有人在港铁车厢内进食,日常乘搭“调景岭线”的林同学表示,几乎每天早上都见到有人在车厢内吃面包或喝咖啡,她理解可能是由于赶上班或上学,他们只能在途中吃早餐。

  反对“禁食令”者认为,地铁饮食,有时是“刚性需求”,如低血糖者补充体力、婴儿肚饿吃奶、上班族利用通勤时间吃早饭、学生放学路上垫垫饥等。

  而一线大都市北京上海、广州,都未对乘客在车厢或站台的饮食行为作硬性规定。上海、广州仅在“守则”中指出,乘客不得“饮食”或“进食”。而北京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中,也未提及“饮食”一项。

  观察各地条例出台过程可以发现,“地铁是否禁食”总会引起争议。以北京为例,条例去年2月份征求意见时即引发市民激辩,从草案一审到最后表决,条款经历删除、恢复,又删除,最终未能出现在条例中。

  梁文道撰文说,港铁不建厕所,不准饮食,说穿了,这不是卫生考虑,而是节省管理和清洁的成本,以斩草除根方式把整个铁路系统净化成一个不能吃喝拉撤的纯粹交通空间。

  一位网友就该文留言说,自己从小到大坐港铁都有偶尔吃小吃的习惯,重点是自己要有意识不要骚扰到别人。

  香港《大公报》去年5月报道,两名刚放学的学生在车厢内吃面包及喝饮料,其中一名学生承认,自己是由于肚子太饿,才明知港铁车厢禁止进食仍偷吃面包。

  日本的铁路(包含新干线、地铁等)与它的城市环境一样,以整洁著称,但并不禁止饮食。

  据新华网报道,杭州、重庆和成都等也是在几经讨论后,最终放弃“禁食令”,改为对乘客加以引导。

  不少北京地铁乘客抱怨,常有人在早高峰吃韭菜盒子、肉包子、鸡蛋灌饼、煎饼、茶叶蛋等气味强烈的食物,吃的人吃着香了,可在拥挤封闭的车厢内,对其他乘客来说,就成了恼人的怪味。

  台湾则有《大众捷运法》,于大众捷运系统(编注:即地铁、轻轨等城市轨道交通)禁止饮食区内饮食者,处新台币1500元以上7500元以下罚款(约合人民币294元至1472元)。幸运飞艇网投平台

如果您还想进一步了解"港台杂谈:两岸三地“地铁禁食”争议 关键还在素质",
请致电咨询嘉宝厨柜:400-0088-8899,或直接在线咨询
幸运飞艇:http://www.fagart.com/网上预约